所以村委会也没有同意

2020-01-15 13:42

董先生说,目前村民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景区的正常经营。他们已将此情况向阳坊镇政府反映了,正在等待相关部门协调此事。

孟先生说,今年年初,村委会也与景区公司的董经理进行了多次协商。董经理曾经提出,先缴纳90万元承包费,后80万元以后再说,村委会没有同意。今年5月份,董经理又提出,先缴纳承包费的70%,剩余30%今年11月份再缴纳。对此,孟先生说,原本2014年底该缴纳当年的承包款了,可是景区公司只答应缴纳2013年的承包款,按照合同规定,景区公司还应缴纳逾期的滞纳金,所以村委会也没有同意。

昨天下午,村委会相关负责人拿出了土地承包合同的复印件。合同显示,北京后花园景区的土地承包方系北京后花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景区公司),从2005年开始承包土地70年。从第7年起,景区公司须每年向村委会缴纳土地承包费170万元,同时缴纳门票提成2万元。

相关负责人孟先生说,景区公司2013年的土地承包费至今还没交,2011年和2013年的门票提成没有交,共计174万元。

景区公司相关负责人董先生表示,之所以没有给村委会去年的土地承包费和两年的门票提成,是因为他们公司与村委会存在合同纠纷。目前,纠纷还没有解决;一旦纠纷得到合理解决,公司会如数缴纳所有费用。

董先生提供的资料显示,景区公司在去年5月份和12月份两次起诉白虎涧村村委会。最近一次的起诉理由是,公司认为村委会未遵守合同规定,屡屡允许或默认非本村村民或村民在景区管辖范围内新建、改建、扩建房屋,以及抢占道路,或在景区范围内无理取闹。村委会还纵容景区管辖范围内的果园承包户在果园内大肆新建、扩建大楼、别墅等。目前该诉讼还未开庭。

孟先生表示,村委会收不回承包款,就没法将钱分给村民,所以才会出现村民去景区门口蹲守讨承包款的情况。

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前白虎涧村,发现在北京后花园景区门口,有十几个村民蹲守。入口附近还挂着许多条幅,声讨景区土地承包商。其中,有两条横幅将入口封住。有游客想要进入时被村民劝走。

村民王先生说,他们之所以封锁景区门,是因为该景区的土地承包商拖欠村委会174万元承包款,而这些钱里有119万元是平均分配给村民的。土地承包商已经拖欠了半年以上,村民没有办法,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讨要欠款。

对于董先生的说法,在场的孟先生说,起诉书中提到的果园承包户是指村委会在1999年承包给村民韩大勇的40亩杏树园,承包期30年。现在承包没有到期,村委会没有道理把他赶出去。而记者在合同第九条第三款看到,为尽快地投入开发建设,自本合同签署之日起,白虎涧村村委会与其他有关单位、个人的有关合同、承包协议由村委会协调终止。

王先生说,自愿来看守景区的村民有上百人,他们实行轮岗,每岗都有十几个人,从7月13日起就封锁了景区。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